葉桂平主任就澳門社保養老金制度接受《澳門月刊》採訪

發佈日期:2023/11/15
  • 分享至:

        2023年11月15日,我校副校長、澳門社會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葉桂平教授接受《澳門月刊》採訪,就澳門社保養老金制度發表了相關看法。報導內容節選如下:

 

 

澳门社保养老金与最低维生指数挂钩是否可行?

专家支招:逐步制订养老金与最低维生指数挂钩机制

 

澳门城市大学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叶桂平主任:澳门当前主要以两种制度保障居民退休生活,即第一层社会保障制度和第二层非强制性中央公积金制度,但后者尚未完全成熟,过去几年受到新冠疫情影响,非强制性中央公积金不具备特别注资的条件,对已届领取年龄的长者而言,等于减少每年的可支配收入,对生活造成直接影响。因此,现时本澳长者最主要的还是依靠社保制度的养老金以获取最基本的社会及养老保障。

 

对此,特区政府应合理调动现有公共资源,逐步制订养老金与最低维生指数的挂钩机制,让养老金调升至老人家晚年生活保障的合理水平,确保退休及长者市民能有尊严地安享晚年。同时也要思考除合理调整供款水平之外的多种出路,作出安排以支援将来社会保障制度长期稳健运作的需要。

 

公务员薪酬增加同时也应适时上调养老金

澳门城市大学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叶桂平主任:随着公务员薪酬调整增加,以及疫情以来的通胀压力,养老金也应该适时上调,以真正照顾长者群体的基本生活。面对本澳日益严重的人口老龄化及其所带来众多问题与挑战,伴随着养老护老服务需求不断上升,单纯为长者提供简单的照顾和援助服务已不足够,未来应将现阶段零散的政策措施尽快实现机制化和系统化,切实提高长者的生活福祉,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属和老有所为等目标。

 

建立良好退休条件 提升退休生活质素

澳门城市大学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叶桂平主任:现时澳门的长者除依靠特区政府提供的基本养老保障外,很大程度上是需要加上个人储蓄以及家庭支援来支持的,子女抚养仍是澳门特区长者最主要的依赖来源。2022年澳门老年人口抚养比率是23.1%,相当于约4名成年人抚养1名老年人,青年人的抚养负担较重。

短期来看,采取政策补助措施减轻家庭的抚养压力是最为有效之方式,除推行照顾者津贴先导计划外,为进一步缓解子女抚养父母压力,还可研究增设职业税下的抚养父母免税额。长期来看,政府应持续重视青年的社会工作与社会服务,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构建全方位的人口发展战略。

 

与此同时,居民可以多参加退休规划的教育信息与倡导活动,制定终身职涯规划,以及考虑长寿和通胀影响,因应现有的退休积蓄、开支需求、潜在收入来源来制定相关的储蓄计划,诸如选择适合的金融产品和保险计划,于退休前累积较佳的经济条件和维持身体健康状态,通过建立良好的退休条件提升日后退休生活的质素。

 

“银发经济”有潜力 成为经济发展新动力

澳门城市大学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叶桂平主任:合理规划长者资源、鼓励长者再就业,不仅可以促进人力资源充分利用,有效缓解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不足问题,还可有效地提高机构运营效率、降低运营成本。澳门虽然没有法定退休年龄,但可以鼓励长者自愿延长退休年龄。通过继续参与工作,保持与社会联系,丰富老年生活,可以帮助长者增加经济收入,获得价值感和认同感,发挥余热持续担任社会角色,减轻社会及家庭对老年人的赡养负担。

 

当中,特区政府还可以与企业联合,通过组织就业培训,增加长者就业技能。政府可构建促进长者就业奖励制度,对聘用长者的企业实行减税、提供补助金等政策,增加长者就业的竞争力。而对于不愿继续工作的长者,鼓励他们参加社会义工服务,增加长者社会参与能力,丰富长者生活内容。

 

针对长者的社会需求变多,澳门特区可以效仿其他国家或地区,通过出台政策鼓励措施,发展“银发产业”,鼓励创建长者活动机构与旅游等。发展“银发产业”不仅可以增加就业机会,还可丰富长者生活内容,提高长者社会参与积极性。

 

“新老年群体”有一定的财富积累,经济消费能力是比较强的,为他们提供适切服务的康养产业、养老服务业等“银发经济”,将有潜力成为本澳经济发展的一大新动力。康养产业和养老服务业覆盖面广、产业链长,与旅游、卫生、体育、文创、金融服务等产业有机融合,对于加快经济转型升级、提升城市核心竞争力具有十分重要的促进作用,是极具发展空间和潜力的朝阳产业。

 

修改相关法例 以优化社会基本保障体系

澳门城市大学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叶桂平主任: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不断加深,完善社会保障的长效机制是需要重点考虑的。但需注意的是,社会保障制度的运作必须以能长远持续发展为目标,综合考虑人均预期寿命延长、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快、社会保障基金财政、本澳人力资源供求状况等因素进行适时调整优化。

 

建议充分考虑目前第一层社会保障制度的充足性、稳健性和可持续性。在充足性方面,社会保障基金的供款需体现政府、企业、个人共同承担的公平原则,在完成社保基金供款调升工作的基础上,争取建立更完善的社保基金供款机制;在稳健性方面,建立社保基金与财政盈余挂钩的拨款机制;在可持续性方面,制订在澳门经济波动时社保制度的应对策略。建议透过持续加强有关评估和研究,推进中央公积金由非强制性逐步向强制性过渡的工作。

 

此外,还可以学习先进地区分级照护管理模式,引进培育多家专业化的养老企业品牌,集聚专业人才,建设可持续照料退休社区。例如,韩国有老人托管中心、老年综合福利中心、老年认知障碍安心中心等各类养老服务机构,实现养老服务多元化,老年人根据需求自由选择服务。澳门可以结合大健康产业,创新发展慢性病管理、居家健康养老、个性化健康管理、互联网健康咨询、生活照护等健康养老服务模式,打造多元化康养服务平台,满足未来养老服务市场需求。以科技创新推动包括养老科技在内的数字健康产业发展,利用传感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科技赋能,发展科技化、数字化、智慧化养老产业,促进科技在家庭和养老机构的普及,为老人编织智能安全网。

 

结语:合理调动现有公共资源 适时调升澳门社保养老金

1.调整基本养老金,是改善和提高民生的重要举措。社会上近期很多声音都表示应该将社保养老金与澳门最低维生指数挂钩,您认为是否可行?原因何在?在执行上有何难点?

澳门城市大学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叶桂平主任:现时本澳长者最主要的还是依靠社保制度的养老金以获取最基本的社会及养老保障,特区政府应合理调动现有公共资源,逐步制订养老金与最低维生指数的挂钩机制,让养老金调升至老人家晚年生活保障的合理水平。

2.在公务员薪酬调整增加的同时,您认为是否需要调升澳门养老金,顾及长者生活所需?这对现时特区政府的长者政策有什么影响?

澳门城市大学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叶桂平主任:随着公务员薪酬调整增加,以及疫情以来的通胀压力,养老金也应该适时上调,以真正照顾长者群体的基本生活。

3.除依靠特区政府提供的基本养老保障外,您认为目前澳门的长者是否在很大程度上,仅仅只是依靠个人储蓄以及家庭支援来支持养老?长者在步入退休之前,应做好哪些准备工作?请谈谈您的观点和建议。

澳门城市大学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叶桂平主任:现时澳门的长者除依靠特区政府提供的基本养老保障外,很大程度上是需要加上个人储蓄以及家庭支援来支持的,子女抚养仍是澳门特区长者最主要的依赖来源。

4.全球人口正步入老龄化阶段,世界上不少国家和地区都面临老龄化社会的问题,银发产业打造了一部分长者再就业的空间及路径。您认为澳门社会有条件推动银发产业的发展吗?为什么?

澳门城市大学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叶桂平主任:“新老年群体”有一定的财富积累,经济消费能力是比较强的,为他们提供适切服务的康养产业、养老服务业等“银发经济”,将有潜力成为本澳经济发展的一大新动力。

5.从澳门养老金制度设立的历史和沿革方面来看,您认为未来可以如何优化,让本澳居民得到更好的基本养老保障?具体有何建议?

澳门城市大学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叶桂平主任:建议充分考虑目前第一层社会保障制度的充足性、稳健性和可持续性。建议通过持续加强有关评估和研究,推进中央公积金由非强制性逐步向强制性过渡的工作。

 

(圖文來自:http://www.mna.net.cn/yuekan/xinche/2023-11-20/444755.html

https://mp.weixin.qq.com/s/Jmo-f9xwcwxTk5B04iZk8A

https://mp.weixin.qq.com/s/yBy0zFy_OwQ_Jh7_89YSKw

https://mp.weixin.qq.com/s/6jB0KPCskQ7H6S6J48Tu2Q

https://mp.weixin.qq.com/s/MIfUAh5O3guSE588HjCDEA

https://mp.weixin.qq.com/s/vTEQE4j-vOiCYKtTHa-dqQ

https://mp.weixin.qq.com/s/KQ880nmDkpBsk-33OujsOQ



 
瀏覽次數: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