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桂平主任就未來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接受《南方航空》專訪

發佈日期:2021/11/04
  • 分享至:

        2021年11月4日,我校協理副校長、澳門社會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葉桂平教授接受《南方航空》專訪,就未來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發表了相關看法。報導內容如下:

 

 

《西横琴,东前海,大湾区发展新高地》

GATEWAY:国家相继出台《横琴方案》和《前海方案》,对广东未来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叶桂平:两个方案的出台,对广东进一步全面改革开放有重大的帮助,有助于形成大湾区发展的新格局。在探索“先行先试、解放思想”方面,无论是前海的现代服务区,还是横琴深合区,对于广东都是一种新的尝试,让广东又一次走在国内其他省市的前列。广东其实很幸运,有毗邻港澳的地缘优势,再加上国家信任,像30多年前的改革开放一样,这次又获得了如此重大的利好政策。我想,未来广东应该好好把握这一时代机遇,探索如何有效地利用国家政策,去推动有助于三地共同进步的发展合作。

 

GATEWAY:《前海方案》的重点是推动现代服务业创新发展,加快在前海建立与香港联通、国际接轨的现代服务业体制。未来的现代服务业包括哪些内容?金融方面怎样扩大对外开放?

叶桂平:《前海方案》提到的“深化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是有针对性的,主要服务于香港,使香港更好地融入国家发展大局。香港经过一番乱局,已实现由乱转治,正开启由治及兴的新进程。社会环境稳定,两地可通过前海深度合作区来加快这种现代服务业的合作。

发展现代服务业,需要拓展跟香港现有传统金融业和证券业互补的新兴产业。结合香港的金融模式,可以尝试在前海发展一些与之配套的新型财富管理模式,例如发行新型的债券、基金等。前海的现代服务业,应当与香港形成优势互补、促进两地的合作共赢,同时也能给香港的年轻人带来新的职业发展空间。

前海的现代服务业,为什么特别强调要跟香港一起规划合作?因为香港的证券和股票市场都是和美元挂钩的,将来前海的现代服务业可以探索一些以人民币结算为基础的业务,把资金向人民币靠拢,支持国家金融业对外开放的试验和创新试验跨境人民币业务功能。

澳门则侧重于以人民币清算中心为定位。透过澳门这个平台,可以促进我国供给侧管理,去产能过剩。例如非洲有些经济不发达的葡语系国家,我国可以提供推土机、起重机等有助于城市和国家建设的设备,去购买相应的原材料。这个交换的过程中,交易以人民币作为定价货币,通过澳门的服务进行清算。澳门已经有中国银行、工商银行等,它们都可以在澳门办理清算业务。另外,澳门特区政府也一直探索在澳门设置出口商品的信用保险制度,这有利于中国内地更多品种更大数量的商品在澳门进行清算。

 

GATEWAY:9月举办的大湾区消费节,总销售额突破千亿,这给大湾区的经济复苏带来什么启示?

叶桂平: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当前,粤港澳三地联动,采用嘉年华的形式来举办消费节,这是一种促进内销的创举,对刺激三地消费都有很大的帮助。另外,国家现在强调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大湾区内举办这样的消费节,非常符合国家战略部署,港澳既是国内大循环的参与者,又是国际大循环的促进者。

具体一点来说,香港和澳门参加这种消费节,更多是作为商贸合作的服务平台,为中国和其他国家建立商贸桥梁。例如澳门能推广美食或者其他好产品去一些葡语系国家,同时把一些国外的优秀商品推介给内地消费者。一些葡语系国家的食品、红酒罐头以及蔬果等,在澳门非常畅销,很多内地游客借澳门观光的机会也会大量购买。《横琴方案》里提到横琴深合区要打造好中国与葡语系国家的金融服务平台,例如澳门可以建立起葡语系国家的食品集散地,逐步建立有自己特色的金融体系。

《前海方案》里强调的现代服务业建设,其实主要也是为大湾区居民服务的。大湾区的居民都属于比较富有的一群,消费力较强,并且对港澳的商户特别有信任感。香港、澳门地方虽然不大,但是融合了多国文化,并形成了一定特色的商贸和文化集散地。这些通过粤港澳三地的推广活动,一来促进经贸,二来促进文化上的来往,加深了解,对国家促进双循环战略和推动我国“一带一路”建设有很大的帮助。

 

GATEWAY:《横琴方案》中“共商共建共管共享”是个新体制,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的合作究竟有多深?

叶桂平:顶层设计是合作区管理委员会和下面的执行委员会。合作区管理委员会实行双主任制,由广东省省长和澳门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共同担任,澳门特别行政区委派一名常务副主任,执委会主任由澳门经济财政司司长担任,给了澳门全新的主动权,也给了澳门一个很大的发展空间。两种法律、两种不同体系的政府“混合”在一起办公,在世界上是首例。未来,如果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得好的话,对香港和深圳之间是不是也有启示?前海是否能借鉴?

值得注意的是,106平方公里的横琴深度合作区,仍然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把深度合作区发展的主导权更多地交由澳门人决定,由澳门人设计发展和运行方向,但各方面也要得到广东的配合和支持,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共商共建共管”。

关于共享方面,还涉及分段。方案有三个时间节点,分别是2024年、2029年和2035年,政策是逐步深入的。未来深合区内税务的收入和分成会逐步改变,比如在2024年之前,深合区内税收是向横琴看齐,之后要逐步向澳门看齐。澳门现在个人所得税是9%,而内地是20%,要吸引澳门人在深合区就业和居住,税制要逐步看齐。

 

GATEWAY:《横琴方案》中提到货物一线开放,二线管住,人员进出高度便利,未来澳门和珠海的边界将会有什么改变?

叶桂平:澳门目前算上填海也只有32平方公里,而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有106平方公里,是原来澳门土地的3倍之多。以后的一线关指的是原有的横琴口岸,二线关指的是珠海跟湾仔交界的桥。分线管理的好处,就是进一步让这106平方公里的区域更好地服务于澳门。合作区针对货物和人员管理的相关举措,相当于把横琴深合区视为一个保税区或者说是小型的自由贸易港,这对于珠海和澳门的经济发展是一大促进。

实行一线开放,那就是说,深合区里的货物管理制度跟澳门没什么区别,但从深合区进入珠海湾仔,是要受到中国海关的管制。对于澳门居民来说,以后去横琴深合区就像在澳门一样方便。澳门人可以开车带上一箱茅台酒到横琴和朋友吃饭,但是饭后剩下的酒,就最多只能带一瓶离开横琴进入珠海湾仔。澳门人的单牌车也可以通过横琴口岸自由进入横琴区域,但就不能再开到珠海其他地方了,除非有两地车牌。

另一方面,对于持有单次签注的内地游客来说,以往如果从拱北进入澳门了,再经过横琴口岸进入横琴,他就不能再回澳门了,因为签注已经用完。以后,游客从澳门过去横琴吃、住、游、娱、购之后,还可以再返回澳门,因为从澳门前往横琴的概念并不等于你已经回去内地了。这个新政,对于非疫情时期一年高达3000多万内地游客人次的澳门来说,是非常大的利好。

 

GATEWAY:《横琴方案》中13次强调“澳门要发展适度多元新产业”,这个应该怎样理解?大湾区“东强西弱”会改变吗?

叶桂平:澳门面积小,而且以博彩业为龙头产业。尽管国家多年来要求经济适度多元,但进展并不理想。一方面,要多元就要土地空间和人才,但澳门两样都缺。另一方面,过去博彩业一枝独秀,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博彩业的发展上,所以作为一种存量的改革,它的动力不足。

例如,有人说澳门应该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但是高新技术产业的实验室和厂房都建在哪?在32平方公里范围内没有地方建,但在横琴106平方公里就有地方了。另外,澳门地少工作机会少,澳门人会担心,内地人才来澳门工作会不会影响本地人就业?而且澳门不像香港那样,工作7年就有机会获得香港身份证,在澳门工作,永远都是劳工身份。政策和土地不足,严重制约了人才流入。

有了横琴深合区,内地人才到横琴就业,就像国内跨省务工,问题一下子简化了。澳方在深合区开设公司,不用为内地员工办理工作签证或者外劳资格,未来可能办一个二线关的出入证就可以了。澳门的工资水平对于内地人才是有吸引力的。地方大了,衣、食、住、行和教育配套都陆续有了,人才愿意留在大湾区内安家,深合区内就能培育发展出更多产业。

产业培育成熟了,将来横琴深合区的税收和经济增长值的计算,就能够体现澳门经济的多元化。澳门人在深合区内的投资,GDP也以一定比例算在澳门内,这也视作税收分成的“共享”。

既然横琴深合区的贸易是一个自贸保税港的概念,未来还可以和葡语系国家发展更多元的产业。非洲的葡语国家安哥拉和莫桑比克有优质的钻石,横琴深合区里以后就可以发展一个钻石和宝石的毛坯交易市场。安哥拉可以通过澳门进口原石进入横琴深合区,内地人可以来到横琴进行原石交易,将来宝石交易会是一个巨额的交易项目。

 

GATEWAY:横琴和前海,未来发展的侧重点有何不同?

叶桂平:前海和横琴,作为国家和广东省对外开放新的前沿阵地,在服务对象和分工上是各有侧重的。

前海主要侧重于金融。《前海方案》增加了深港深化合作的制度性内容和产业内涵,让香港在大湾区发展中发挥独特优势。新方案中还提到了发展前海国际法律服务中心,探索不同法系和跨境法律法规的衔接。正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所提出的,香港的金融业和法律服务业有明显优势,而内地的造船业、航运业和其他海洋经济发展蓬勃,香港金融界和法律界可以在前海做的,就是发展海事金融和海事法律服务,显示出香港现代服务业的多元化。香港和深圳应当做好互补,调动双方的优势发展高端服务业。

和澳门毗邻的横琴,主要是服务于澳门的经济适度多元和持续繁荣发展。新方案聚焦产业发展,同时在管理模式、组织和政策架构上都有全新的探索,横琴深合区将成为实践“一国两制”的新标杆。

 

(圖文來自:https://mp.weixin.qq.com/s/r5aS-K8WdieJlc1XBUXf3w



 
瀏覽次數:65

回最頂